来自 豪龙国际娱乐 2017-06-06 11:59 的文章

你每天真抽不出一点钟或半点钟的工夫么

自然是蔷薇了,花工们说

中学课程很多,你自然没有许多时间去读课外书但是你扪心自问:你每天真抽不出一点钟或半点钟的工夫么?如果你每天能抽出半点钟,你每天至少可以读三四页,每月可以读一百页,到了一年也就可以读四五本书了,何况你在假期中每天不会只能读三四页呢你能否在课外读书,不是你有没有时间的问题,是你有没有决心的问题

世间有许多人比你忙得多许多人的学问都是在忙中做成的美国有一位文学家、科学家和革命家富兰克林,幼时在印刷局里做小工他的书都是在做工时抽暇读的不必远说,你应该还记得孙中山先生,难道你比那一位奔走革命席不暇暖的老人家还要忙些么?他生平无论忙到什么地步,没有一天不偷暇读几页书你只要看他的《建国方略》和《孙文学说》,你便知道他不仅是一个政治家,而且还是一个学者不读书而讲革命,不知道“光”的所在只是窜头乱撞,终难成功这个道理,孙先生是懂得最清楚的,所以他的学说特别重“知”

人类学问逐天进步不止,你不努力跟着跑,这固不消说尤其要紧的是养成读书的习惯,是在学问中寻出一种兴趣你如果没有一种正当嗜好,没有一种在闲暇时可以寄托你的心神的东西,将来离开学校去做事,说不定要被恶习惯引诱你不看见现在许多叉麻雀、抽鸦片的官僚们、绅商们乃至于教员们,不大半由学生出身么?你慢些鄙视他们,再看看你的成就吧!但是你如果在读书中寻出一种趣味,你将来抵抗引诱的能力比别人定要大些这种兴趣你现在不能寻出,将来永不会寻出的凡人都越老越麻木,你现在已比不上三五岁的小孩子们那样好奇、那样兴味淋漓了你长大一岁你感觉兴味的敏锐力便会迟钝一分达尔文在《自传》里曾经说过,他幼时颇好文学和音乐,壮时因为研究生物学,把文学和音乐都丢开了,到老元盘电锯来他再想拿诗歌来消遣,便寻不出趣味来了兴味要在青年时设法培养,过了正当时节,便会萎谢比方打网球,你在中学时喜欢打,你到老都喜欢打假如你在中学时代错过机会,后来要自愿去学,比登天还要难十倍养成读书习惯,也是这样

第3自然段中写道:“你如果没有一种正当嗜好,没有一种在闲暇时可以寄托你的心神的东西,将来离开学校去做事,说不定要被恶习惯引诱

但是你如果在读书中寻出一种趣味,你将来抵抗引诱的能力比别人定要大些”这里,作者从正反两方面讲的道理,今天仍有现实意义请你从现实生活中举出一个事例,这个事例必须能印证作者所讲的道理

如果我们在学校时不能养成读书的习惯、养成在学问中寻出兴趣的习惯,将来到社会上也会沾染上诸如“叉麻雀、抽鸦片”的恶习